2008/11/16

轉變,或,六年級的皮皮挫

妳知道,就是那種雖然提早聲稱自己三十歲,希冀提早適應三十歲,但真正到了三十歲的時候,還是會「驚」一下。

然後最近聽歌會有一種,我覺得是老人病的行為,非得把那個團的第一張聽到最近一張,反反覆覆耳朵「出汁」為止。

想要聽出那個轉變的過程。(但我不想討論為什麼Keane轉變成旺福。)




可能跟世局有關。我們是一個「轉變的」世代。馬的都發生在六年級身上就對了。




例如說能源使用(←三句不離工作),從小時候宣傳核能的厲害,到反核,到再生能源。

或是網路使用,從沒有家用電腦,到使用BBS,到現在沒有電腦和網路就不知道怎麼行為舉措。

或是大眾傳播,從三台,到港劇第四台,到現在頻道多到不想看,還有怕你看不夠的MOD。

或是個人通訊,從市話不普及,到call機,到手機1G2G3G半,及一堆換掉手機前都還沒機會使用的功能。

或是政治氣氛,從一黨獨大,到黨外的體制外抗爭,到熱血的政黨輪替,到冰冷的二次輪替;就別提從「統一中國」到「中國統一」了 -_-

或是經濟發展,從快速起飛錢淹腳目,到股市崩盤房市泡沫,到亞洲金融風暴甚至通貨緊縮,好不容易有點曙光,又來個全球大海嘯。




不是說只有六年級才經歷這些,而是說只有六年級才(有幸?)每一個過程都得被深刻影響,都得去面對,去回應。


好累。整個世代的緊迫感,有一種自作自受,卻不知跟誰求償追討的無奈。

換個角度看,好刺激,整個世代長達二十年率先體驗新概念的特權。

我甚至懷疑起,這會不會是絕無僅有的一個世代了。



因為之後的世代,面臨的是全新的局面,將要(已經?)把我們遠遠甩在後面,還無謂地轉過頭來對我們扮鬼臉。

那個即將到來的upside down,我興奮緊張得都要挫塞了。(←神經病)




是謂吹蠟燭前的生日感言。

1 則留言:

najima 提到...

太好,提醒我你生日要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