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/2/6

「內向性」

過年看【雞排英雄】,回家路上想起龍應台說的「內向性」。


彼時乍聽認為她說得有幾分貼切,卻又有種搔不著癢處的感覺,好像對又哪裡怪怪的,實在困擾我很久。



結果好像是比例問題。

比例上,有沒有那麼多事情可以讓我們在家裡忙得團團轉,「內向」得不得了。



看完雞排英雄有種豁然開朗。



明明是雞排蒜皮小事,不過這群笨蛋觀眾還是笑得東倒西歪、哭得唏哩嘩啦。那種明天或下星期,家門前、小巷口就會發生的事,不是三十年前的不堪回首,或三百年前的族繁不及備載。


很小的事可以講兩個小時,因為笨蛋觀眾知道,那些笑聲和淚水背後的荒謬和無奈,是看得見卻無力回擊的經濟問題,是檯面下不為人聞問的官商勾結。不能以小事等閒之,可笨蛋觀眾能做的只是一笑置之。


戲院散場後買塊雞排、一杯珍珠奶茶,用甜膩的脂肪自我解嘲。「我們不求什麼,只求老天爺給我們一個好天氣。」


又,
在台灣能有什麼事情是「內向」?


我們看起來在「家裡」很忙,但其實一直都在忙別人家的事啊。


只是我們好不容易忙出一種自己的敘事方式。套句最近的老梗,這真是太搖滾了。




2011/1/29

實習日誌:馬尼拉之前。

嗯...是的,雖然對這件事感到憂慮大於歡喜,但也還算是件能拿來說嘴的事

大家都知道念MBA的歷程:
Term 1,瘋狂networking
Term 2,焦慮找internship
Term 3,準備找工作

然後就是在投履歷、面試與再面試的無限迴圈中鬼打牆。


先說說對於未來工作的想像吧。

一開始,因為香港真的很有那種紙醉金迷的氣氛,尤其景氣一回春,這裡的市場反應非常明顯,各個大廠、大行招聘動作不手軟,直讓人眼花撩亂,職缺多到好像不管什麼路人都能在IB混碗飯吃。

但,久了發現事有蹊翹,其實人家在香港找的對象不外乎:

老子家裡有的是錢 或 真才實學的(真的很優秀的那種)應屆大學畢業生

前者幫你帶生意進門,後者便宜優秀又耐操

MBA是進投資銀行的門票?是,如果是某幾家MBA的話。

說穿了,大部分的人只能邊上看看熱鬧罷了。至於那些選項多如牛毛,連你高中學科成績都要追究到底的投資銀行HR網站,到底是真有心想知道你的學業發展細節,還是要嚇阻人丟履歷,以減少他的個人工作量?這...光想起來都覺得有點心酸。

然後是對於08年金融危機的始末有了更清晰的脈絡了解之後,覺得自己在這種行業也會做得不開心吧,就整個決心要專注能源領域,管他什麼funtion都好,只要國際視野夠強、package也優,無論如何我還是喜歡看到自己付出的心力能看到很實體的成果。

就在蒐羅了幾家公司後,發現人家怎麼都找工程類的intern而有點灰心的時候,看到Asian Development Bank的實習生計畫,整個「噹噹噹」警報大響:

雖然5個職務中,只有1個是開給MBA學生,但職務內容是幫ADB在泰國的風電計畫做due diligence!!!

這個機會如果錯過了,我可能就完全沒有實習機會了。

抱著這樣的心情寫了很長的essay,說明自己在風電和光電產業上下游、買賣方的完整歷練,然後和ADB的招聘網站奮鬥了一個晚上(因為沒有先看人家的網站使用說明,自己亂按老半天一直出現錯誤訊息= =||),忐忑等待回音。

也沒有很忐忑啦,因為之後就term break,跟一堆同學跑去四川背包旅行了。期間非常奮力且開心地爬了峨眉山、在山中古剎住了一晚,之後就在九寨溝邊的青年旅館上網的時候,接到面試通知。

「可以盡快電話面試嗎,因為我要出差了。」「但是我正在旅行不方便...」

總之這樣那樣不湊巧,終於在開學後的某個下午,用不到十分鐘的越洋電話決定了今年三月要去馬尼拉。

因為對方只問了三個問題,讓我一直非常焦慮至今...

「你有沒有寫過proposal?」
有,但只寫過中文的。

「(明顯遲疑了一下)那,你有做過專案評估嗎?」
有,這個中英文都有(呼,感謝前雇主的 虐待 訓練)

「你願意未來長期在ADB工作嗎?」
(咦咦?換我遲疑了一下)問這個問題會不會太快了?(是的,我真的就這樣回他了= =)

「呃,沒有啦,只是慣例問一下。」
當然願意啊,這是我的夢幻工作耶。

「很好,那請問最快可以什麼時後來馬尼啦?」
我必須查一下學校的schedule才能給你回覆...

「那...你有甚麼問題要問我的嗎?」

老實說我簡直嚇壞了,因為相較起來,以前接受過的那些interview模擬訓練簡直像妖魔鬼怪了。這麼簡單?是不是哪裡有問題啊...所以一出口竟然問:

馬尼拉是不是治安不太好啊?
「(明顯又遲疑了)我覺得不會啊,相較起來,紐約更亂吧。」


(也是齁。)

「我之前也是在ADB實習,然後回瑞士做了兩年,還是比較喜歡ADB,所以就一直待了十幾年了...」

(已經呈現談心狀態了)

後來就是和學校方面協調我之後的選課,學校真的很幫忙,揪甘心ㄟ~

還跟Career Management Center打聽到,原來上一屆有個法國學生也去ADB實習喔,而且他也是作能源類的project,現正在新加坡工作。


聽到覺得還蠻開心。就是那種,「沒有喔,這條路雖然沒有很清晰,但前不久才有人走過喔」,的感覺。

至於開頭提到的「憂慮大於歡喜」,其實擔心自己的英文寫作會應對不瑕,雖然有抓了好些ADB的結案報告研讀一番,但,還是很挫啊(抖)。

不過我一定會撐過去的,雖然會因此錯過很多的音樂節和演場會(喂),但無論如何還請賜給我可以在各種鬼地方東奔西跑、作環保專案的工作吧~

(這是自己不足為外人道的、小小的搖滾精神。)

2011/1/21

Flim

今天不知是腦波弱,還是福至心靈來著,Aphex Twin的flim,不時在腦袋裡重播著覺得很煩躁

手滑在youtube搜尋一番,找到一票神經病。

1. 天空版的flim。很治癒。


2. 幽浮版的flim。雖然有點莫名其妙,但想想RDJ本人的詭異程度,倒也還說得過去。


3. 倒帶版的flim。怎麼辦,好像比正常版還好聽。而且很耳熟??



4. 大叔人肉版的flim。是的,human d'n'b, something hard to believe!! 以至於我看到下巴久久無法合攏,很怕鼓手中途手抽筋!!


5. 青少年人肉版的flim。我懂了,因為打鼓的難得可以有spotlight。


6. Acoustic guitar。好純情!!!好青春!!!



一首歌能被玩成這樣也值了。

(謎之音:啊妳今天明明不是要做輸配電業的industry research?)

2010/10/17

什麼事都能讓我分心(陳綺貞夏季練習曲)

例如,一開場,投影在布幕上的杉林與螢火蟲、從前沒聽過卻又無比熟悉的電氣聲響。

舞台燈亮,果然是建騏,腦袋裡抑止不住浮現那天在河岸留言,珊妮秀秀建騏版,spiritualized的ladies and gentlemen we are floating in space,和好聽一百倍的搖滾版舞孃。又,更久更久以前,在南庄山上,沒人專心聽講的outing、深夜林邊微弱閃爍的螢光綠。

sample電車行駛的聲音、投影出東部幹線的風景。那個瞬間忍不住紅眼睛。連看到他們在大直河濱公園騎腳踏車的畫面、或綺貞後來戴上安全帽,都能讓我紅眼睛。

小小校歌
好幾首第一張專輯的歌。因為是小時後成天唱的歌,於是就出現那樣的畫面,半夜從木柵街上的KTV鑽出來,往道南橋走去,與晨跑的老先生擦肩而過,到政大附近早餐店吃燒餅夾蛋配甜豆漿。皮膚上彷彿還有夏日清晨微濕微涼的空氣觸感。

諸般如此附著在那些歌詞裡的記憶被釋放,因為不是在台北而是香港九龍灣,記憶加鄉愁簡直是...

滿滿三小時,近午夜散場。鑽進蠢蠢欲動的紅色小巴,他們大概等散場等得很不耐煩(笑)。久沒聽live的空虛感頓時解除,於是乎偷偷許願,我要聽小隊長、阿懸、珊妮、乃文、jonsi...(族繁不及備載)

ps 1. 喔,奇哥真的有變瘦。某年野台開唱他坐在我旁邊聽Yola Tango。話說野台好像偷懶很多年了...

ps 2. 今天的聲音很好,好到挑不出毛病。

ps 3. 謝謝Edward和洋洋。有同樣愛聽綺貞唱歌的同學,是一件幸福的事。

2010/9/24

中秋夜。復刻香港

到香港最常問香港朋友的問題:哪裡有道地的XXX?

結果答案都和預期不同。後來發現,我想像中的「道地」,其實是老香港,而跟道地無關了。就像現在道地的台灣中秋節是人們穿著背心短褲、人字拖在街邊烤肉,十年前哪有這回事 :) (在忠孝敦化站出口烤肉也太誇張了吧!!!)

所以我想看的是老香港。就算是「復刻版」也無所謂。

香港中秋節除了滿街的曾智偉要你買月餅,大抵是吃月餅、賞花燈、猜燈謎和舞火龍了。(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掛燈籠、猜燈謎,據說新加坡也是這樣?)

舞火龍最有名是在銅鑼灣大坑,一連舞三天,人山人海,迎月追月舞龍入海。另外一個是停辦多年的薄扶林舞火龍,規模小得多,更像是社區慶典。

薄扶林村在住處附近,晚餐過後跳上有名的40號雙層巴士直奔目的地。

40號大概是目前最喜歡的一條路線了,半小時內看盡香港建築縮影。從灣仔開始,緩速駛過港島西,一路經過金鐘、中環、上環、西營盤、薄扶林和華富,可以看到閃亮亮金融中心、豪華shopping mall、熱鬧蘭桂坊,也看得到典型一般住宅、華廈、百年老村落和公共屋邨。

呃,離題了。以上供遊客參考。

十點多到薄扶林村,看來村內火龍遶境的儀式剛結束,人們人手一台相機,擠在薄扶林道旁的人行道,靜靜等待大小火龍啟程。凡那比颱風餘威未消,但當晚真是天公作美,只有徐徐涼風,時有薄雲飄過,抬頭即見月亮。

只是水氣仍重,月亮看來很朦朧 :)

舞火龍的「配樂」只有簡單鼓點。

沒有尋常廟會的敲鑼嗩吶,少了煽情的刺激感,讓人心情單純愉悅。直想起小時候拍紀錄片,跟著優人神鼓在貓空山裡的雲腳行程。

在牌樓前舞龍、灑紙花,人群湧上馬路。短短十分鐘安靜的踰矩,人們心中無聲的微溫熱烈。一向給人大嗓門印象的香港人,此刻竟柔和起來。

出發!就在深夜依然車水馬龍的薄扶林道上,跟著數百人在蜿蜒的山路散步,一路下坡。舉火龍的似乎都是當地的年輕學生,火龍是稻草麻繩紮成,上頭插滿點燃的線香,重量不輕;尤其是龍頭,舉龍頭的人總是汗流滿頭滿背,短短兩公里的路程,也換了好幾回人。

從薄扶林道轉入華富道,不少原本熄燈入睡的社區居民被隊伍吵醒,黯淡的社區又亮了起來。這裡的公屋很有歷史的樣子,建築形式類似日式公寓,同一層樓的住戶共用一條面街的走道,住戶紛紛出來,擠在走道上看著街道上的我們。

房子裡的人拿相機拍著街上散步的人們,街上的人也拿著相機拍著公屋。閃光燈此起、彼落。今晚,彼此是彼此的驚喜。

可惜,到了瀑布灣公園,因為人實在太多,送火龍出海的海灘容納不下(大概就像我們OB的時候,露營造筏的小海灘吧),絕大部分的人只能在公園裡聽著遠處傳來的鼓聲,看著枝葉掩映間小小一團火光漸漸消失。(這種事如果發生在台灣,大家就「暴走」了吧... )(所以燒王船這種很豪邁的事,一定要在屏東啊...)

沒注意到此時已過12點,趕緊回頭往巴士站走去,攔下最後一輛巴士,卻不是開往港大的方向,只能開始奮力練習搶Taxi... 遠遠有位先生攔到車,朝我招手,大聲問我是不是要去港大 !!! 當下立刻跑過去,不疑有他就上車了(明明在台北我也不敢幹這種事的啊)。

上車後聊起來,他說聽我口音,以為我大概是日韓來的觀光客吧,沒想到是台灣來的,害我整個很羞赧,立刻轉移話題表示這個活動非常溫馨可愛~他說他雖然是附近的居民,但從來沒參加過,跟我一樣都是看了MK報導才想來瞧一瞧。他也很稱讚CUMBA。哈哈,很開心~

沒有瘟疫的香港,不再需要驅瘟的火龍。中秋夜,藉著復刻版的火龍,雖也找不回老香港,卻意外發現道地香港積累自己文化的方式。當夜這些美麗的意外與巧合,至今回想起來還是忍不住小小的微笑。

ps. 首先感謝阿毛。由於她拜託我們買的MK雜誌(有限量版coca zero封面)出現【薄扶林村舞火龍100周年】,引起了我們的注意...(因為,那個,在地化什麼的我們最喜歡了啊~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