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/5/28

意料外的。習以為常的。

例如V長輩在深夜的MSN,給了工作的建議;例如另一個I先生,用自己的週末假期支援我的加班;例如W長輩,深夜收到信之後,立刻來電指點迷津,我的煩惱只是他的piece of cake。


一連幾天這樣受到同事們的幫助,是在堆積了一大塊「好吧,算了」之後的意料之外。很是感動,雖然對他們而言都是piece of cake,但對我簡直是螞蟻撞到方糖。


M這幾個月K書K到紫眼圈都跑出來了,還是煮了一大壺菊花枸杞茶給我帶著,白天的野外工作才不至於被太陽給放倒。還是如往常般對我微笑,在深夜裡放我愛聽的歌,還是聽我的碎念,還是一臉興奮地形容新領養小狗的一切。

對一個耐性貧乏的人而言,九年,還沒有厭膩,還在貪圖,又究竟是怎樣的光景。

1 則留言:

楊伊恩 提到...

偶而都會需要援助,但如果不喊聲,也沒有人知道誰需要幫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