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/2/21

Milk

後座力好強

整個戲院只剩下我還留在位子上看工作人員名單。有個老外和他的男朋友站在門邊,我聽他一直在吸鼻子不忍離去
想說點甚麼但說不上來。就像當年看哈維米克的時代。
回到住處,關上門、打開燈,就那樣放聲大哭起來;想起Harvey被槍殺的那一刻,看著窗外對街托斯卡的歌劇海報,情緒久久無法平息。

Harvey一直是個political icon。
所以當初聽到Gus要拍他,老實說還有點驚訝。我一直以為Gus不食人間煙火,只貪圖迷幻的情緒和年輕肉體(影像的)。

但這依舊是一部Gus的作品,用他自己的浪漫,理解Harvey的人生。捕捉Harvey生命中不那麼政治或偉人光采的片段,那些推動Harvey小歷史的蛛絲馬跡。

當Dan帶著醉意,既羨慕又嫉妒地對Harvey說,你總是有議題(總是有頭條話題,總是能引人注意)。
Harvey:議題?不,那不是議題,那是我的生命。

Gus最"政治"的部分只有到這裡了。當然他處理Harvey和那位豬頭參議員的公開辯論,也相當精彩;也幫大家複習30年前的豬頭是如何愚蠢。當然跟今天的豬頭也差不了多少(笑)。

或許Gus是看到Harvey男朋友Scott當年的照片,才興起想要拍的念頭(笑)。他把James Franco拍得迷人又性感,成熟、包容又充滿智慧。那個讓Harvey人生轉彎的男人,跟著他流浪到卡斯楚街開攝影店的男人,陪著他屢戰、屢敗、屢戰的男人,把所有的人趕出房子、強迫他坐下吃晚餐的男人,分手後在他的勝選Party外、看著他、卻又轉身離去的男人。
搞得後來的Jack簡直像來亂的。

可怕的後座力也來自Scott。
Harvey欣賞托斯卡後,在天未亮時打電話給正在睡夢中的Scott;Scott說以後可以陪他去看歌劇,Harvey很高興,說天要亮了。Harvey說懷念這個,Scott問懷念什麼? 他只說,這個。(電影譯為「這個親密」,我覺得很適切,不過「這個」應該是遠多於親密就是了。)

之後的24小時,就像Harvey遇見Scott那一夜的對話,簡直預言似的,說自己活不過50歲。這個敘事倒是非常Gus。

嗯。

我可以說這是一種,導演上了年紀的體會嗎(笑)。或許是天時地利人和,造就出這樣一個強大生命力的gay politician,但實際上推著Harvey一步一步往前走的,還是他身邊的男人。



竟然歸結出一個家庭主婦式的感嘆。



Sean Penn演的好嗎?嗯...我覺得還是隔層紗,演不出「妖氣」。更何況Harvey本人真是比他好看亮眼多了(噗)。

1 則留言:

FrankC。宥亘 提到...

我喜歡這篇,轉貼一下喔,
還有,
妳趕快寫mail給我啦!!
很久沒你消息,
想說種樹會,要來聚會一下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