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/5/4

香港行

早上捷運車廂裡的一個老外,身上穿著『Free Tibet西藏獨立』的T恤。雖然是個外人,但在台灣,外人講話好像都比較有份量,T恤也就真像是無聲吶喊,回聲在車廂中繚繞、一陣側目。

在西藏議題上,台灣算不算是『外人』呢?真是個尷尬的問題。

上星期在香港地鐵車廂裡,穿著時髦的女生翻看早報,頭兩條,一是不讓國外抗議人士入港,二是搜查疑似製作抗議布條的廠家。不曉得穿著時髦的女生心裡在想什麼?

頓時一點點驕傲起來,不過也只是因為這種事情不會發生在台灣。就算街頭站了十萬人,人人拿著滅火器等聖火,警察也只是在旁邊維持秩序而已。(多棒!)

想想有點後悔當初拒絕讓他們來。好像拒絕得太早了。當初某些人說這種抵制行為缺乏國際禮貌,現在想想還覺得太客氣。


香港人大概是不在意吧,在意了便有違他們一貫有效率的生存方式;政治無所不在但也顯得細枝末節,瘦身廣告的slogan遠比政治標語五光十色。雖然也始終搞不清楚,街上細條條的香港人們,究竟是哪裡需要瘦身了。

1 則留言:

jessie 提到...

以我淺見,香港人需要瘦身的是心態。
還有少糖,今早喝得鴛鴦太甜膩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