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/3/25

活過小蔣、老李、阿扁和將至的馬冏

在台灣,萬事萬物都是別人的zip版。地景、人文、政經社會發展。

寫完這一串總統名字後的感想。

寫完之後,會忍不住失聲笑出;彷彿失速也失焦的放映畫面,最後畫面定格在某種溫良恭儉讓、復刻80年代的氣氛裡。

也只是自己亂謅的印象,至少彼時每晚30分鐘的新聞看來如此,至少課堂如此,至少那一疊薄薄的報紙這樣透露著。

會有一點點沮喪的原因,大概是不甘心小學三年級的自己,最後還是被老師打敗了:老師,我不覺得他們是暴民。那是老師第一次無視我的發言。就這樣在內心小小的角落記著這一刻,安靜的教室、無聲的同學、轉過頭去的老師的背影,獨站在座位上的我。

回想起來,那似乎是他當時所能給的最友善反應,終究是慷凱陳辭了大半堂課。

--
這也太不理性了吧,以上。


似乎是。它漸漸轉變成一道很深的痕跡,左右我對事情的判斷,支撐我對世事的熱情,還有租漫畫的路線。嗯。


被打敗也沒關係,而其實也從來沒成功過。

今天推薦M.I.A.的Paper Planes。跟前文不一定有關係,只是很好聽。

3 則留言:

jessie 提到...

你小學三年級那些暴民
現在還有人願意出來投
"台灣民主"一票嗎?

YD 提到...

hmm...翁姊講話常常都很玄妙...因為有點看不懂妳的問題XD

而且,我還是覺得他們不是暴民。至少我那個和藹的外公,或是疾言厲色的爺爺,看起來都不像。

而且,"台灣民主"也不是用投出來的,這大概跟溫家寶也不是投出來的原理差不多(整個亂入兼大誤)。

YD 提到...

剛看了今年葛萊美,九個月前推薦的這張專輯被提名年度最佳唱片。

至於「復刻80」這件事,還真是有復刻入骨。我討厭我的直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