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/6/17

珈琲時光 Café Lumière

有點冏。因為是端午節,放假,台藝大的放映廳空調喪失徒存送風,偏偏附近有個歐吉桑的體臭威力兇猛。

一直在內心吶喊著,我不要我的【珈琲時光】有著體臭的記憶啊。但已經這樣寫下來,沒救了(小津,真是不好意思。)

在有樂町站散步的時候,記得好像是一月一日,店門緊閉,NHK說東京以外的地方都下著大雪。

那天的銀座沒有電影裡的熱氣或那些喧囂,而只能在濕冷的空間裡隨興走著,走累了,也只能站在咖啡館外興嘆。

只是看到招牌,彷彿聞到咖啡香。

即便是咖啡館,但因為是日本,空間也難免狹促。

不過讓人內心感到一絲悠閒與平靜的是什麼呢?會讓人一去再去的原因又是什麼呢?

電影裡的「愛立卡咖啡外送!」店員騎著腳踏車來到肇的舊書店,端著餐盤、不鏽鋼壺與陶瓷杯,穿過狹窄的書架。

(店員還穿著正式的應侍生制服呢。咖啡被倒出的瞬間,味道和舊書、舊木頭混雜在一起,會有多好聞呢...)


--
白色小圓桌對面的小捲毛先生,表情生動地解說著財務模型,義大利腔濃重,但用字精準優雅。他說自己在倫敦念財務、在投資銀行混過一段時日。

我的位置背窗,白色窗框,白色傢俱。牆壁沒有粉過,紅磚很有年紀都黯淡了。

咖啡館的工讀生進門,端著餐盤、十二個小陶瓷杯,杯上鬆鬆地蓋著錫箔紙。

雖然暗示著,一人兩杯,才能一路開到兩點,但為什麼那效果又像利口酒一般,讓人神經微微鬆弛。因為都是一口而盡的動作嗎(誤)。
--

陽子坐著火車回到家,在客廳大字型攤躺著。喵喵惦著腳走過。蟬與風、母親準備著午餐的畫外音。

肇拿著MD和麥克風錄著火車的聲音,偶遇在略嫌壅擠的車廂裡睡著的陽子。肇站在陽子跟前,只是看著,並不叫醒她,或許內心有個微笑什麼的。

看著陽子的肇,不也很小津嗎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