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/6/17

「謝謝招待」

這裡的一切都像為雨天而設。

但也可能因為雨下太久,以至於這樣認知著。

垂著雨滴的屋簷,石牆泛著青苔、爆炸般生長的蕨與爬藤在破敗的日式宿舍邊蔓延。

霧氣在小山間飄散不去。

海的形狀依舊,只是整個三百公里半徑都一般潮濕,所以輪廓有點模糊。

小旅行的第三天早上沒有下雨。

也僅僅是吃早餐的時間,看到晴天的海。

就讓人想到「謝謝招待」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