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/2/27

The Blind Side


會選擇以美式足球大學聯盟的工作人員,調查男主角選擇某大學的背後原因,作為故事的開始與結尾,就足以撐起整部片的厚度,而不至於落入一般YA片或勵志運動員傳記的俗套。

珊卓演的老媽,在下午茶的橋段,藉著回答姊妹(直白也誠實)的提問,解開一般觀眾內心關於領養男主角是不是某種白人矯情的疑惑。喔對,因為通常這樣的老媽可能也要有一段辛苦的過去,才有說服觀眾的力道。

但或許很多事也真的只是這樣,珊卓老媽恰巧在深秋雨夜,坐在溫暖的BMW大七豪華房車裡,看到男主角穿著單薄的短T,說要走回體育館過夜。然後善心大發帶他回家。男主角的身上有太多的巧合與幸運,只是也同時因為過往心酸人生,而有那樣珍惜現下幸福的態度,看了令人心疼。


在那樣的巧遇之後的每一天,珊卓一家人與男主角,正面積極但也平實地面對白人社區的幽微歧視;努力發掘男主角的力量,用中產白人的手腕,一步一步幫助男主角成為美式足球明星。

故事告訴觀眾,沒錯,珊卓老媽耍了一點小聰明,但一切都是為了愛。如果是為了家人,如果有能力,任誰都會這麼做。一切都是為了愛,足以跳脫/穿透很多框架,或種族、或貧富、或田納西vs.密西西比。



唉,很少寫這麼溫情又阿宅式的電影文,只是年紀大很容易被感動,而那位美式足球明星本尊,本人氣質也整個溫良恭儉讓,就這麼剛好有點母性氾濫啊。

沒有留言: